<small id='zfya7r4v'></small><noframes id='n9l586ps'>

    <tbody id='hpegazpy'></tbody>
  • 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故事 >

    发布时间:2020-09-13 12:50编辑:佚名阅读(

      有一款服装品牌叫“简”。喜欢它,不为别的,只为“简”这个方块字透着活的禅意。 读这个字寅次郎的故事,也总会让我想起那个叫“简”的西方女子。那段曾经听了一遍又一遍的结尾——由邱岳峰和李梓演绎的那段对白令我记忆犹新。“有人吗?谁在那儿?”“是你,简。”“真的是你。”简简单单的对白寅次郎的故事,一个短促的口气,一个小小的停顿,一次语调的微微提升,无不近乎完美。是听出来了,就在这平淡和克制中饱含着人世间最真挚温暖的情感,令人刻骨铭心。 习惯了电脑打字,但向往古时的“竹简”之书。每每想到它,我眼前总会出现这样一幅美好的画面:一女子安静地就坐于案牍前,背影如画。身侧作文,香炉袅袅,女子轻展竹简,面露桃色,欲言之意似涨潮春水,思量片刻,轻拢红袖慢试笔,点点柔情化墨痕。 喜欢“简”,也就喜欢了简单的人事与物。活,若能持一种简单的心态最好。 经历了绚烂至极的岁月,才女张爱玲晚活却趋于简单:屋里没有家具,睡觉就在地毯上,吃饭甚至用纸做的盘子。不是张爱玲落到没钱买家具的地步,而是,作为活姿态,命的最后,简约、淡泊取代了现实的熙攘和纷杂。她说过:花儿开放是为了凋谢。而这样的花儿,凋谢的时候,也由绚烂归为平淡了。 语言大师林语堂所提活更是简单。他说过,平安祥和就是福。在他看来,所谓的福是这样的:睡在自家的床上;吃父母做的饭菜;听爱人给你说情话;跟孩子做游戏。在林语堂眼里,简单,也可以是一种福分或者福气,它跟财富地位无关。 读杨绛的《我们仨》,深深感动于这对文坛伉俪携手一路走来的那份简约厚重的情意。他活虽简单却又不乏品位。凡进过钱钟书家的人,都不禁惊讶于他家陈设的寒素。沙发都是用了多年的旧物。多年前的一个所谓书架,竟然是四块木板加一些红砖搭起来的。原来,活,简单的仅仅是物质;作为精神享受,它融命的脉络里寅次郎的故事,像窖藏千年的美酒,丰厚而又醇香。 然而,在这个日益浮躁、利欲熏心的物质社会,我们都忙于争名夺利,居功自傲。我们的行走、呼吸,无时不处在一种无形的压力之中,我们在功利的海洋中苦苦挣扎,到最后心力交瘁,徒劳而返。而那些怀着一颗简单心的人却在这繁华与冷清、喧嚣与沉静、华丽与素朴中寻觅到了平衡
      北京故事 冰雪奇缘故事 寅次郎的故事

      <small id='13b2ok4z'></small><noframes id='h531oeob'>

        <tbody id='nizyu7uu'></tbody>
  • <small id='4bu9hu92'></small><noframes id='14znfz52'>

      <tbody id='at4dgsuu'></tbody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