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body id='oifrhoa5'></tbody>

<small id='nueb9uwh'></small><noframes id='uclnymyv'>

  • 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故事 >

    原来,我们是能够彼此相爱的

    发布时间:2020-09-17 12:51编辑:佚名阅读(

      1 去了两件大事,使我妈和我奶奶的关系有了转机。 先是我爷爷帕金森症加重,不慎走失。所幸,经过一夜寻找,我们在一个公园的树坑里找到了他。爷爷的情况在此后更糟了,原来还能自己走,现在完全要人搀扶才能行动。后是我妈突发冠心病,情况危急。虽然顺利脱险,但过程让全家人揪心。 得知我爷爷走失的那天晚上,全家都乱哄哄的。找来能找的各路亲朋好友,有摩托的骑摩托,有车的开车,没车没摩托的走路,每人拿一把手电把小区及周边找寻了个遍。找到人已经是第二天早上,爷爷被背回来的时候,奶奶“哇”地哭出声来,吵吵闹闹一辈子的老夫妻忽然重视起彼此。 我妈突发冠心病后,在医院住了半个月,奶奶陪了我妈半个月。出院之后,大家到奶奶家小聚,要走的时候,奶奶执意要送我们。 前一天刚下过大雪,地上的雪积得厚厚的,踩上去嘎吱作响,我们彼此无言。在过去的十几年里,我和我妈与奶奶在一起常常尴尬无言,我们倒也习以为常。 奶奶送我们到小区门外。 “回去吧,回去吧。外面怪冷的。” “没事,没事。我看着你们走。” 我们拗不过她。 我和我妈走了一段,回头看,奶奶还在原地。再走一段,回头看,奶奶还在原地。再走一段,将要拐弯到另一条路上,奶奶还在原地。她穿一件红袄,瘦小的身子站在雪地里,因距离太远,我们依稀能辨出那里有一抹红色。 奶奶老了,视力已不大好,也许已无法辨出街角的我们,但还是痴痴地站着。一转角,我们便在彼此的视野里消失了。 从前,我、我妈和我奶奶的关系并不像现在这样。 2 因为我妈的缘故,我打小和奶奶不亲。 爸妈刚结婚的时候,我妈娘家太穷,奶奶总觉得娶这么一个媳妇,吃亏吃大了。不仅吃亏,还要处处提防。 我妈刚嫁过来,去奶奶家吃过几次饭,每次都闹得很不愉快。 一次是姥爷哮喘,需要住院。可是,医院太贵,又缺人照顾,所以有时会来我家。仅仅是有时来,却总能引来奶奶的责难。一大家子在奶奶家举行家族聚餐,奶奶逮着机会就在饭桌上冷嘲热讽,“你们那种穷人家,很会占便宜。” 其实,姥爷的医药费花的都是自己的积蓄。我妈当时也赚钱,在乡村的一家工厂打工。 还有一次是农忙的时候,我妈帮我姑家春种。每到这个季节,青壮年都去田里集体劳动,午饭晚饭大都会由家里的老人来做。于是,我姑就带我妈去我奶奶家吃点午饭对付对付。 我奶奶看到我妈,龇着牙、骂骂咧咧地把我妈赶了出去。理由是,我妈来一次,有了先例,以后不管忙不忙都会来她家吃饭。还说,越是穷,越是懒。邻居都探头出来看这场闹剧。 在前十几年里,奶奶和我妈之间都是这些事的翻版。而最近几年间,彼此倒是变得“成熟”起来。所谓成熟,不过是从见面冷嘲变成了见面冷战或隔空指责。 奶奶不喜欢我妈,自然不肯帮她带孩子。所以,我和奶奶也分。奶奶有两个儿子两个女儿,还有一众孙辈都是她亲手养大的,除了我。 奶奶的一碗水没能端平,洒出去的就是我。我在奶奶家永远像一个客人,看着堂表兄妹们在她膝下欢闹。 3 奶奶从镇上又搬回到了农村的家里。 夏天回家探亲,我妈说奶奶倒常来看我。我回去没几天,又要走。遠行的前一天,我约了堂妹晚上一起去看爷爷奶奶,尽些人伦之礼。不想奶奶先来了,爷爷坐在轮椅上,被奶奶推着。奶奶说,是来赏花的。 在乡下,我们家有一个大院子,门前围了一个简易的花池,年年种些花。院子里再栽种各色果蔬,夏天,绿油油的。 我想起我妈和我说,她住院那些天,奶奶等没人了和她说:“那些年对不住你。”隔了一会儿,又忽然说:“人活一辈子,较个什么劲呢。你们可还年轻,好好照顾自己,我和他爷爷是真老了,日子长不了。” 爷爷和我妈的事忽然让大家警醒起来,奶奶也若有所思。 我们是终归会失去彼此的。说起来鲁班的故事,都是一艘时间大船上的乘客,走一段距离,下一批乘客。每个刚上船的人都觉得日子无限长,未来无限远,我们随便猜疑,乱用情绪,彼此怨怼,相互争执,总觉得有些东西值得让我们彼此伤害。可是,岁月忽已晚。在一场永远的道别面前,要争执的东西忽然像风像尘。   百年,想来是说吉祥话,有谁能真的百年呢?失去,终究是件很轻易的事。趁时间尚未晚,好好道一声珍重,好好说一句对不起,不要将遗憾永远留下去,不要让心结永远解不开。 我妈以前是一个事事操心爱纠结的人,从突发冠心病以后,忽然看开了很多。命何其宝贵,无止境的记恨也不过是命的一种形式。 她们和解了。 奶奶是来看我和我妈的。 原来,我们是能够彼此相爱的。 4 大家坐在院子里看月季。 爷爷在轮椅上突然兴致很高,想要我扶他走一走。我扶他走了一段,他的两腿发软打圈。不得已,我扶他回轮椅坐下。一会儿,他又吵着说再扶他走一走。 奶奶向我妈调侃爷爷,爷爷倒不理会,他最近感觉比往日好点,以前是一下都不能下地。他说:“这病正要多锻炼哩”。 我们坐在月季前。月季开得很饱满,层层叠叠。前一晚有大风吹过,花瓣落在地上,枝头只剩半盏残花鲁班的故事,却显得更娇艳。 想起陈年旧事,好似看到大雁从苍空滑过,那么高,那么远。 《少年派的奇幻漂流》里有一句台词,一直让我记在心上:“我猜到头来就是不断放下,但永远最令人痛心的,就是没有好好道别。” 其实,我们是能好好道别的的时时刻刻都是好好道别的机会。不过,我们不珍惜而已,有时在过去很久以后才发现,有时永远都不能发现,其实,我们是能够和周围的很多人简单地相爱的。 每个人的结局都写得明明白白,一切喧嚣总归于沉寂,再多的无谓争吵也不过随风而逝。“争个什么劲呢?”是啊,争个什么劲呢。何况,那些日常的争吵记恨真的必要吗?人总是到失去了才忽然发现,过去有那么多遗憾留下,有那么多疙瘩没解开作文,有那么多本来能善待的人没有用一颗耐心去善待。  命何其宝贵,但愿人情长久,在每个人的记忆里,永远记住那些美好片段,永远怀有一颗宽厚的心。我们在别命里,哪怕是一命里,留下的也该是温暖的印记。 我、我妈、奶奶、爷爷都在阶前。不知道什么时候,天空聚集起一大群燕子。它们飞得低极了,和庭院里那棵低矮的枣树一样低。它们绕着圈,在我们的头顶飞,相互追逐鲁班的故事,追累了会停在枣树上,停在葡萄架上,停在一朵月季
      北京爱情故事结局 励志故事 鲁班的故事
        <tbody id='qsk4xo4g'></tbody>

      <small id='mm5yfl4f'></small><noframes id='9qrd69dc'>

      <tbody id='8pe7k47r'></tbody>
  • <small id='0f7h7e4p'></small><noframes id='d6e1i9ip'>